而1月22日再一次表露3项诉讼,我会决定对您公司立案考查

就在不少挂牌企业为2015年成绩单忙碌之时,近期有些新三板公司却突然化身“黑天鹅”展翅高飞——有被立案调查的,有面临诉讼的,有暂停营业的,也有管理层变动的。

就在3月初《每日经济新闻》梳理了新三板“黑天鹅”系列之后,事件再有后续。其中,一度大跌的枫盛阳,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刘金玲存在个人财产纠纷,股权遭遇冻结;因遭到供应商讨债而暂停营业的展唐科技,则在一夜之间披露7份诉讼,而3月28日再次披露3项诉讼,涉及金额合计超过千万元,按照其主办券商的说法,展唐科技后续持续经营能力仍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易所试实控人涉嫌违规元和药业董事长因协助调查暂不能履职

就在3月初《每日经济新闻》梳理了新三板“黑天鹅”系列之后,事件再有后续。其中,一度大跌的枫盛阳,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刘金玲存在个人财产纠纷,股权遭遇冻结;因遭到供应商讨债而暂停营业的展唐科技,则在一夜之间披露7份诉讼,而3月28日再次披露3项诉讼,涉及金额合计超过千万元,按照其主办券商的说法,展唐科技后续持续经营能力仍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图片 1

枫盛阳实控人股份遭冻结

易所试的中小股东最近可能有些郁闷:因公司高管涉嫌违反证券期货相关法律法规而收到中国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需要指出的是,当下,易所试正策划一个上限高达50亿元的募资计划,立案调查对这个募资计划有影响吗?

此前就在枫盛阳紧急停牌之后,公司曾站出来表示自己没有“失联”,同时该公司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刘金玲为了令市场安心,还自愿做出不减持承诺,称“截至2016年2月29日,本人持有公司股份3815.97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62.74%,自2016年3月4日起六个月内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二级市场不主动减持股票。承诺期间,若违反上述承诺减持股份,本人自愿将减持股份的全部所得上缴公司,且由此给公司及各方造成的不利影响由本人承担。”

易所试被证监会盯上了

但枫盛阳的主办券商却并没有完全放下心来,据华龙证券3月11日公告中的描述,“枫盛阳股票暂停转让期间,华龙证券积极推进有关公司传闻的事实调查。截至目前,已对部分传闻调查清楚并披露”,不过同时该券商还表示,“截至本公告日,因尚未调查清楚事项对枫盛阳的股价存在较大影响”。

2月26日易所试公告披露,公司实际控制人章源、董秘张万翔和原总经理白龙桥分别于2016年2月24日收到中国证监会的《调查通知书》。通知内容如下:“上海易所试网络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因你公司涉嫌违反证券期货相关法律法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我会决定对你公司立案调查,请予以配合。”

据枫盛阳3月23日的公告显示,因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刘金玲存在个人财产纠纷,中国结算北京分公司根据法院裁定书冻结了刘金玲持有的枫盛阳3428.1632万股,其中包含已办理质押股份2570.7882万股、未办理质押股份857.375万股。3428.1632万股也占到了公司总股本的56.37%,其中,302.9万股司法冻结期限为2016年2月24日起至2019年2月23日止;1700万股司法冻结期限为2016年2月26日起至2019年2月25日;425.2632万股司法冻结期限为2016年3月4日起至2018年3月3日;1000万股司法冻结期限为2016年3月7日起至2019年3月6日,冻结股份已在中国结算办理司法冻结登记。

对此,易所试表示公司正常经营活动目前未受影响,在调查期间,公司及相关人员将积极配合中国证监会的调查工作,并就相关事项严格履行信息披露义务。资料显示,章源持股53.83%,白龙桥持股3.58%。

针对股份冻结对公司的影响,枫盛阳公告中表示:“目前刘金玲本人正在积极与申请股权冻结人协商,解决财产纠纷,以便尽快解除股权司法冻结状态。本次股权司法冻结对公司正常经营没有影响,未导致公司控股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不过究竟后续如何,还有待观察。

如果熟悉新三板市场的话,很多投资者对易所试可能不会太陌生,因为就在不久前的2月4日,公司抛出了一份募资上限为50亿元的融资计划,一下子将全场都镇住了。易所试表示发行价将不低于10元且不高于12.5元,募资将投向购买资产、核心团队建设和线上线下技术升级。

展唐科技发布诉讼公告

而据易所试披露,2015年上半年公司的净资产不过1.2亿元,营业收入和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01亿元和834.63万元,张口就要募资50亿元,一度令市场震惊。

展唐科技就更“知名”了,该公司由于遭到供应商债务追讨暂停营业而在一夜之间家喻户晓,随即又被主办券商国泰君安查出身负12起诉讼。

对于立案调查是否会影响公司的融资计划,易所试并没有言明。在3月1日的“重大资产重组进展公告”中,易所试描述“自停牌以来,公司及相关方正积极推进本次资产重组的各项工作,目前,本次重大资产重组方案尚在协商过程中”,“因相关工作正在进行中,有关事项尚存在不确定性”。

据悉,3月15日上午证监会上海监管局杨和雄副处长一行三人,因展唐科技自2016年1月14日停工至今,特现场检查并了解公司情况。主要对公司停工时间、停工原因、复工时间、员工安置及工资发放情况、债权债务情况、目前经营情况以及后续经营计划进行调查。同时也询问了公司披露信息情况以及能否完成审计等情况。展唐科技称,公司自从2016年1月14日停业以来,为了能够合法合规地解决各种问题,聘请了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对公司的债权债务进行梳理,帮助制定了对公司债权的追讨计划,以及对公司债务的清理计划。同时就当下的员工安置也制定了初步方案,正在与员工进行积极沟通。此外公司对后续安排以及未来发展方向,正在和有关方面积极探讨重整计划。公司认为在上述问题得到一定梳理后,并与各相关方基本达成共识的基础上,将启动重整方案,公司将重新启动复工。

元和药业董事长协助调查

对于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展唐科技还是认为目前公司的主营业务——智能手机的ODM业务后续不打算继续扩大,但是目前遗留的业务公司仍然会继续完成。对于歇业前长期稳定的订单后续会安排由子公司运作。同时在公司进行重整之后,引进新的业务将使公司获得全新的发展。

除易所试外,元和药业最近也比较烦。据公司2月24日公告,公司获悉,公司董事长刘忠元因应相关部门要求协助调查原因,暂不能履行董事长职责。

也许正是在监管的压力下,展唐科技于3月22日一口气发布了7个涉诉讼公告,在3月38日,再度发布3个涉诉公告。《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这10份诉讼涉及金额虽大小不等,但合计金额已超过千万元。

资料显示,元和药业主打产品安利博为复方抗高血压药品,是目前国内市场一线抗高血压新药之一。

而3月23日展唐科技主办券商国泰君安也再次发出“风险提示”,称“经主办券商多次督导,公司于2016年3月22日披露七起涉诉公告,该部分涉诉总金额已经超过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5%,对于未披露诉讼的金额,由于公司未提供资料,主办券商无从知晓。”也就是说,目前国泰君安仍然没有掌握展唐科技所有的情况,心中没底之下无奈提醒:“基于公司目前仍处于停业状态以及诉讼结果尚未确定,展唐科技持续经营能力仍存在重大不确定性,敬请广大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

虽然元和药业是在2015年12月2日才在股转系统挂牌公开转让的,算是新丁,但其董事长刘忠元却是资本市场的老手。公开信息显示,刘忠元履历丰富,1961年10月生,汉族,研究生,高级经济师。1982年~1995年先后从事建筑维修、建筑工程、商贸业和酒店餐饮,先后成立了多家公司。

星光影视行贿案3月4日开庭 声望科技面临诉讼

星光影视因行贿而收到传票,对星光影视的投资者来说,现在可能都还没有完全消化掉上述事项,而后果已经显现:公司股票已暂停转让。事实上,星光影视才刚刚挂牌3个月。然而,对于行贿,星光影视在公开转让说明书中只字未提。

星光影视收到法院传票

据星光影视2月26日公告,公司于2月23日收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水磨沟区人民法院于2016年1月19日签发的传票,被传唤人为陈瑞福、甄维利、星光影视,案由为单位行贿罪,传唤事由为开庭,应到时间为2016年3月4日11时30分。

据传票所附的2015年12月17日出具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水磨沟区人民检察院起诉书》记载,星光影视于2012年9月~2013年4月涉嫌实施了行贿行为;陈瑞福于2014年11月6日因涉嫌单位行贿罪被乌鲁木齐市人民检察院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同年12月16日因涉嫌单位行贿罪被乌鲁木齐市水磨沟区人民检察院取保候审;甄维利于2014年10月29日被乌鲁木齐市人民检察院决定监视居住,2014年12月9日被水磨沟检察院决定拘留,2014年12月23日经乌鲁木齐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次日由乌鲁木齐市公安局水磨沟分局执行,2015年5月20日被水磨沟检察院取保候审。

对于上述案件相关信息,星光影视已于2016年2月24日告知主办券商中泰证券,而中泰证券对此暂无过多言论,仅表示作为主办券商,将对此事项持续关注。星光影视自2月29日暂停转让,其表示最晚恢复转让日期为5月27日。

资料显示,星光影视设立于2000年9月,注册资本1.41亿元,法定代表人陈瑞福同时也是公司董事长,正是上述案件中提及的人物。甄维利为星光影视的前监事。星光影视是专注于文化产业装备系统集成和文化产业综合配套服务的“一站式”综合提供商。公司主要提供广播影视、舞台剧场、演出演艺、展览旅游等文化产业的装备研发、定制生产、系统集成及综合配套服务。

主办券商提示声望科技风险

不只是星光影视,声望科技也惹上了诉讼。

公告显示,1月29日声望科技全资子公司江苏声望声学装备有限公司,收到江苏省启东市人们法院的传票。原告为南通江州建设工程有限公司等,被告为江苏安唯赛伦声振测控科技有限公司等。

据悉,2011年9月24日原告南通江州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与被告江苏安唯赛伦声振测控科技有限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合同约定开工日期为2011年10月1日、竣工日期为2012年4月30日、合同总价及工程款支付方式和时间,约定质保期。现原告认定工程已经完工且质保期满,主张被告支付质量保证金200.4万元及利息152.79万元。从目前的公开信息来看,上述案件尚未开庭审理,诉讼结果不知。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声望科技在“涉及诉讼公告”中表示,上述案件的诉讼结果对公司的经营无重大影响,对公司的财务无重大影响。

不过,对于这一说法,声望科技主办券商东兴证券却不认同。东兴证券在“未及时披露涉诉事宜的风险提示性公告”中称,“截至2016年3月1日,该诉讼尚未开庭,无法准确判断判决结果。但一旦败诉,将对公司经营状况和财务状况产生重大影响,敬请投资者继续关注,并注意投资风险”。

枫盛阳莫名大跌 主办券商也懵了

枫盛阳2月29日公告,经公司向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有限责任公司申请,公司股票自2016年2月29日下午开市时紧急停牌,复牌时间为2016年3月7日。

从公告内容看不出来枫盛阳到底发生了什么,连主办券商都云里雾里。

资料显示,枫盛阳主营业务为止血材料、胶原贴敷料、引流瓶等医疗器械产品批发销售,主办券商为华龙证券。

就在枫盛阳停牌前夕,华龙证券曾表示,在对枫盛阳进行持续督导的过程中,发现公司股票价格2016年2月25日较前日下跌16.26%之后,2016年2月26日较2016年2月25日继续下跌10.29%。

针对枫盛阳股价异常波动情况,华龙证券通过多种沟通方式,积极联系枫盛阳的相关工作人员,截至目前,未获得有效信息,相关人员表示枫盛阳尚在对股价异常波动情况进行调查,尚未取得明确结论。

华龙证券慎重提醒,“基于目前可获取的信息,引起枫盛阳股价异常波动原因尚未明确,敬请广大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继续关注枫盛阳相关信息的披露,我司也将持续关注,督促公司及时披露相关信息,并进一步根据要求进行核查。”

高管集体闪人 展唐科技暂停营业

展唐科技主营手机配件、无线终端配件,通过东莞宇龙通讯科技有限公司这一重要客户为酷派等品牌提供服务。

而1月22日再一次表露3项诉讼,我会决定对您公司立案考查。2月23日,公司主办券商国泰君安发布了一则“风险提示性公告”,明确提到“由于遭到供应商恶意追讨,公司确已于一月中旬起暂停营业,截至目前公司仍处于停业状态,这可能会对公司的经营能力造成一定的影响”。

另外,“根据公司公告,目前公司董事会由8人组成,独立董事2人(独立董事人数低于章程规定的不少于董事会人数的三分之一);监事会仅由2人组成,低于法律规定的最低人数;高级管理人员均已离职。公司高级管理层变动频繁,并且关键管理人员已离职,这可能会对公司经营管理及后期的信息披露工作造成一定程度的影响。此外,主办券商已经不能确定公司股东大会、董事会及监事会是否能够履行相应职责;也不能确定公司的信息披露工作是否能够按照要求正常进行;也不能确定公司的信息披露文件是否符合真实性、准确性、完整性的要求。”主办券商提醒道。

不过,就在国泰君安发布风险提示后,展唐科技火速任命现年67岁已经退休十多年的王细担当总经理、董秘,董事会上甚至还有提议王细来担任董事长、法人代表的。

夫妻反目南菱汽车一度陷内斗

作为2014年的“营收王”,南菱汽车曾经也是新三板的明星公司之一。不过,由于夫妻反目,公司治理一度陷入动荡中。

南菱汽车2014年7月挂牌新三板时,邓曦晖、马春欣夫妻二人合计持有南菱汽车49.46%的股份,共同为公司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然而,2015年12月,上述二人解除了一致行动人关系,邓曦晖直接持股28.04%,通过尊裕投资间接持股1.41%,合计持股29.45%,为公司第一大股东;马春欣直接持股18.12%,通过尊裕投资间接持股1.89%,合计持股20.01%,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因邓曦晖与意向方筹划收购公司股权事宜,经公司申请,南菱汽车于2016年1月6日开市起停牌。1月29日,公司收到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出具的《受理案件通知书》,原告是邓曦晖,起因则是马春欣要夺权——在南菱汽车2016年第一次股东大会上,邓曦晖被马春欣罢免了董事职务。

2月22日,邓曦晖撤诉。2月24日公司公告,邓曦晖再次被董事会提名为董事候选人。

南菱汽车表示,到目前为止,公司所有的业务保持稳定和正常运营,业务层面的高级管理人员保持稳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