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炭集团消息化指标类别遵守,针对分裂区域扩充电子商务评价

内容摘要:本文分析了国内外电子商务评价的现状,提出了构建我国区域电子商务评价指标体系的方法及政策建议。
关键词:电子商务 指标 评价
20世纪90年代以来,我国陆续开展了电子商务统计的探索与研究工作,并且进行了一些实践,但总体处于起步阶段。开展区域电子商务评价,采用定量方法测度区域电子商务发展水平,可以了解我国各地区电子商务发展的总体状况,为政府部门制定电子商务宏观政策提供重要参考,同时,也为我国统计部门工作提供有效的电子商务统计方法及分析手段。本文在分析国内外电子商务统计现状的基础上,以省、市、自治区为单位,提出我国区域电子商务评价的建议。
开展区域电子商务评价的意义
目前,世界上许多国家开展了电子商务统计工作,由于不同国家对电子商务的定义不一,再加上社会制度、统计方法千差万别,因此很难用类似统计GDP的方法来衡量一个国家的电子商务水平。我们只能从各国开展的电子商务统计中选择一定的指标进行相应的比较,如B2B销售额、互联网用户数等。即便如此,由于对电子商务定义、B2B的定义、互联网用户等的定义不同,在比较时还是要做适当调整,因此,很难精确衡量不同国家电子商务水平的差异,不过大致可以比较不同国家电子商务水平。
针对我国不同省份、不同区域进行电子商务评价,其意义至少有以下几个方面:
有利于评价不同区域的电子商务水平。针对不同区域进行电子商务评价,将评价结果量化,得出各区域的电子商务指数,就可以较为客观地评价不同省份、不同区域的总体电子商务水平,进而为各级政府宏观决策提供参考。
有利于分析电子商务水平的影响因子。电子商务是新生事物,从20世纪90年代末期开始萌芽,经过2001-2002年的互联网泡沫,现在已经进入了稳步发展期,如果我们能够定期进行电子商务评价,就能够掌握大量的一手资料,利用经济计量模型,分析人们的教育程度、区域信息化水平、思想观念等因素对电子商务的影响,找出关键影响因子。
有利于我国官方进行电子商务统计。目前,已经有许多发达国家建立了官方或半官方的电子商务统计体系,而我国在这方面刚刚起步,开展区域电子商务评价的研究,可以为我国统计部门建立电子商务统计体系提供参考。
国内外电子商务评价的现状 国外电子商务评价现状
电子商务是互联网高速发展的产物,国外对于信息化研究和评测主要集中在区域信息化发展水平测度的层面上,马克波拉特(M.Porat,1977)创立经济结构法,又称波拉特法。这种指标体系和测评方法的中心思想是分析信息产业对国民经济的贡献率。日本学者小松崎清介提出的指数测评法,从邮电、广播、电视和新闻出版等行业取出四类共11项指标,按一定的加权规则计算并综合处理后,得出信息化指数。在进行信息化水平测评时,以统计调查资料为主进行测算。
国际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从1998年开始在电子商务标准制定及国际电子商务统计的协调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美国、加拿大、日本、澳大利亚、韩国、新加坡等国家也进行了官方或半官方的电子商务统计,基本上都参考了OECD推荐的优先调查内容,并且对家庭、企业、政府等进行了调查,多数调查频率基本上是年度,采用抽样调查方法为主。
从国外发达国家电子商务统计与评价的现状看,基本上处于成熟阶段,评价的对象也以国家为单位,采用绝对指标为主。
国内电子商务评价
在信息化评测领域,我国学者估算了我国不同区域的信息化指数,比较有代表性的有张启仁的信息化加权指标体系、秦玫芬采用的因子分析法和德尔菲法确定权重的测算方法、周荣莲等提出的评价模型方法等。此外,我国一些半官方或非官方机构在尝试进行电子商务评价与统计,以下是我国一些与区域电子商务评价相关统计情况。
国家统计局——互联网用户
国家统计局并没有对电子商务进行专门调查,而是从1995年开始调查了相关的两个重要指标。一是互联网用户数,指办理拨号上网和专线上网的用户数。二是城镇每百户居民拥有的电脑量。这两项指标从侧面反映我国各地区电子商务的状况,两项指标均有分省数据,遗憾的是从2004年中国统计年鉴开始,互联网用户数统计被网民(指平均每周上网超过1小时的人)所代替。
互联网络发展状况调查——网民调查
从1997年开始,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开始定期进行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调查,每半年公布一次调查报告,主要是针对网民的调查。调查的内容有上网计算机数、用户人数、信息流量分布、域名注册等,该调查是我国最权威的调查,调查结果被国内外相关机构广泛引用,一些主要的统计指标如网站数、网民数、域名数等都有分省数据。由于是针对中国互联网络的调查,因此,直接与电子商务相关的内容不多,主要是个人购物的一些调查。
CII中国电子商务总指数指标体系—全国及省份调查
这是由国家统计局国际统计信息中心与中国互联网研究与发展中心(CII)共同进行的,该调查曾于2000年进行过一次。调查测评选取了9个与电子商务密切相关的指数,采用德尔菲法确定指数权重,构建CII电子商务总指数指标体系,然后计算出各省的电子商务指数。
应该说CII调查开创了我国区域电子商务评价的先河,但总体上是处于尝试阶段。
此外,在2004年9月17日,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发展研究中心公布了《中国12城市互联网使用状况及影响调查报告》和《中国5小城市互联网使用状况及影响调查报告》,并且同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与青少年发展研究中心共同发布了《中国7城市青少年互联网使用状况及影响调查报告》。
以上这些调查,基本以调查问卷为主,从影响中国互联网及电子商务的基本假定开始,在初步分析的基础上,对每个因素的主要考察指标进行设定和细化,最后通过访谈、讨论、问卷等形式收集资料。总体上说,涉及互联网方面的内容较多,电子商务方面的内容较少,定期调查少,不定期调查多,在调查的广度和深度及科学性、客观性方面尚有可商榷的地方。

一、煤炭企业信息化状况及存在的问题 煤炭企业信息化现状
近年来,煤炭企业信息化工作取得了明显的成效,主要表现在:一是把煤炭企业生产安全监测监控、自动控制系统与企业MIS实现了系统集成;二是煤炭企业逐步重视外部经济信息,引进适合企业的多种信息资源,信息消费增加,不少单位初步建成了服务于经营管理的企业信息网络体系;三是“煤炭信息公路”建设取得很大成绩,信息网应用达到了国内工业行业的中等水平。目前已制定煤炭工业统一IP地址分配和域名的命名规则,开设了煤炭Internet站点。据初步统计,山东、山西、四川、吉林、河北、河南、宁夏、内蒙古等省局机关建立了不同规模的计算机网络。大部分矿务局(集团公司)、矿已初步建成了规模不同的计算机信息网络系统。总体来说,煤炭企业的信息化建设有了长足的进步。
存在的问题
我国煤炭企业信息化起步较晚,特别是由于“九五”计划末期煤炭市场低迷、秩序混乱、企业效益下降等因素的制约,信息化工作受到较大影响。加之没有有效的信息化考核和评价体系,煤炭企业的信息化发展缺少完善的统一规划和合理的资金投入,处于盲目发展阶段,这使得目前煤炭企业信息化建设还存在一些比较突出的问题,如煤炭企业自动化程度较高,但在管理信息化、营销信息化方面重视程度不够;各个企业在信息化发展中缺少整体的规划,往往形成局部的自动化和手工劳动并存的情况;重信息技术的应用,忽视信息安全等。
针对上述情况,笔者认为,建立煤炭企业信息化指标体系,不仅能较为客观地分析和评价煤炭企业信息化水平,也能促进煤炭企业把信息技术更加广泛地应用于生产管理过程之中,提高安全生产水平,实现更大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二、国内外主要信息化指标体系介绍
国内外有关研究机构提出了众多的信息化水平测评指标方案,如日本信息化指数、美国波拉特指数、IDC信息社会指数、欧盟的电子欧洲指标体系、APEC的电子商务就绪情况评估指南等。2002年10月国家信息产业部发布了《企业信息化基本指标构成方案》。建立与国家发布的企业信息化指标体系相衔接的煤炭企业信息化指标体系便显得尤为迫切。
日本信息化指数体系
1965年日本研究人员小松崎清介提出了“信息化指数”这个指标,用以测度不同社会阶段或不同国家或地区的信息化发展水平。信息化指数体系是希望通过信息量、信息装备率、通信主体水平和信息系数4个主要因素来体现社会的信息化程度。这种方法可以通过将测评年同某一基准年相比来揭示信息化的发展趋势,也可以通过横向比较揭示不同社会的信息化水平。日本信息化指数模型比较直观,数据采集方便,得到广泛的应用。
美国波拉特指标体系

[1][2]

图片 1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1977年,美国的波拉特在他的一本专著中,较系统地提出了信息经济的测算方法,即将全社会信息活动分为“一级信息部门”和“二级信息部门”的信息活动并加以量化,用来测度其对GNP的贡献,即利用信息部门所创造的增加值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例和信息劳动者占总就业人数的比例来衡量社会信息化的程度。波拉特指标体系具有较强的可操作性。不过,对这种方法也存在不少争议,比如对信息活动及行业划分很难具有唯一性,而且只能测算经济信息化程度。
IDC信息社会指标体系
1998年IDC(国际数据通信公司)发布了一套与社会信息化相关的指标体系,采用类似日本信息化指数的方法和思路来计算信息社会指数,其不同之处在于加入了大量的具有时代特征的信息化指标,但还是无法体现国民经济和社会的信息化的整体情况。
我国企业信息化指标体系
目前国内相继推出的信息化水平指标体系有:《国家信息化指标构成方案》和《企业信息化基本指标构成方案》。这两个评价方案主要思路来自于日本信息化指数体系,同时也借鉴了波拉特指数体系,从效能角度,从适宜度、灵敏度等多个方面评估企业信息化水平。对一些不易采集的指标借用宏观总量指标来表达。
三、煤炭企业信息化指标体系分析与设计 设计原则
煤炭企业信息化指标体系遵循“科学性与系统性相结合、代表性与可操作性相结合、可比性与导向性相结合”的基本原则,主要包括煤炭企业信息化的管理水平、基础设施、系统建设和应用情况、运行水平、人力资源、生产过程、营销过程等方面内容。所选指标通过层次分析法加以分析,以实用性、先进性为指导,使之涵盖生产、建设、运营、管理的全过程。所选指标尽量与煤炭企业的相关数据衔接,便于数据采集,具有统计的可操作性,力求全面反映煤炭企业的信息化水平。
体系构成
煤炭企业信息化指标体系包括信息技术投入及设施水平、生产过程自动化、管理信息化、营销信息化水平、人员素质等五大项,共包括18项指标(见表1煤炭企业信息化指标体系)。
计算与评价方法
表1中,标准值一栏取行业平均值、专家值等,实际值一栏即本企业实际状况数据计算所得,评分一栏等于实际值÷标准值×权重,最后总得分<60分为差,介于60分与70分之间为一般,介于70分与80分之间为较好,介于80分与90分之间为良好,90分以上为优秀。
存在的不足
随着煤炭企业信息化进程的推进,信息化指标体系的研究将不断深化。煤炭企业信息化系统作为一个复杂系统,其评价必然向数量化、客观性、精确性和更具可操作性方向发展。
1.
煤炭企业信息化评价指标的选取采用理论分析与专家咨询相结合的方法,主观程度较大。权重确定则采用层次分析法,但仍不能避免较强的主观臆断性。今后应向着减少主观性,增加科学性和客观性方向发展。
2.
煤炭企业信息化评估采用加权平均法,系统间的评价值可能有部分重叠,对评估结果的科学性有很大的影响。今后应致力于构造更科学的评估模型来减少评估过程误差。
3.
由于信息技术的不断发展和社会的不断进步,煤炭企业信息化的内涵也会发生变化,因此,煤炭企业信息化指标体系应是一个动态系统,应不断地调整和变化。
四、结论与政策建议
为了加快煤炭企业信息化的进程,推动煤炭企业信息化投资和技术改造的步伐,本文结合国家信息产业部发布的《企业信息化基本指标构成方案》及相关国内外指标体系,分析与设计了我国煤炭企业信息化指标体系,希望能够为煤炭企业的信息化进程提供有益的信息,帮助煤炭企业在信息化进程中少走弯路,提高效益。
煤炭企业信息化指标体系中指标以及权重的选取是评价得以客观公正实施的前提和保证,这往往是大家争议的热点。因而,煤炭企业信息化指标体系需要在实践中不断探索和更新,使其不断完善,更加切实可行。

相关文章